官方热线:4000-188-836
精彩回顾|“新经济形势下企业用工模式选择—灵活用工”主题分享活动

2019年,灵活用工成为了企业间彼此相传的高频词汇,作为一个处在风口的赛道, 提供灵活用工服务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由此产生了一个假象:灵活用工服务没有门槛。 或许,只有深入了解灵活用工,才会发现灵活用工的核心在于解决方案的设计,而不是简单的企业成本优化。 方案的设计能够为企业提供更优的用工模型,甚至能作用到企业的商业模式,从而加快企业发展,适应经济形势的变化。

9月6日,由广州互联网协会主办, 众薪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协办的“新经济形势下企业用工模式选择—灵活用工”主题分享活动,在中国电信广州分公司举行。

主题分享活动分为二个部分,灵活用工的背景与灵活用工的应用。

广州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郑少映做了开场致辞,并描述互联网企业的用工现状,随后众薪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铠做了灵活用工的主题分享。

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用了100年5代人的时间,把90%的农民转变成了工人, 全职用工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与之相对应的灵活用工是新经济形势下企业提出的新需求, 追溯灵活用工的产生,就要回顾全职用工在近100年来的演变。王铠分享了近期引发激烈讨论的《美国工厂》纪录片, 通过工会与工作效率侧面分析了美国全职用工的历史与现状。

自1980年之后美国工会成员覆盖率开始急剧下滑,目前只有大概11%。如果排除政府雇员, 在私人部门则只有7%。与鼎盛时期工会成员曾占到工人总人数三分之一相比,这个数据有些惨淡, 工会的衰落预示着传统雇佣制度受到挑战。而工会之所以衰落,主要是由于工会的一些举措严重掣肘企业的发展, 影响工作效率,提升企业的成本。

王铠认为,由于工作模式改变,工作范围超越企业自营边界, 企业工作通过多元化的工作主体和方式来完成,企业已经不再完全依靠全职雇员完成企业工作。 个体价值提升,组织的开放性凸显,共享经济迅猛发展,多种元素综合作用下,传统的全职用工模式发生了巨大改变。

全职工作制度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即假定工作、员工和企业都处在相对稳定的状态, 企业的工作主要由企业内部员工完成。现在企业的很多工作可以交由外部合作机构或自由职业者完成, 这种稳定状态被打破后,一方面企业简化组织结构,降低企业成本,“缩编”,“结构简化”,“人员调整”成了时髦的管理概念; 另一方面职场安全感的消失,员工频繁跳槽。

作为全职员工制度的补充形式,自由职业者产生,即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人, 不向任何雇主作长期承诺而从事某种职业的人,随着共享经济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这一群体正在迅速壮大。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发达国家将越来越多的工作转移到人力资源成本更低、工作效率更高的发展中国家, 即便是无法向海外转移的岗位也出现了变化,很多全职员工转变为了自由职业者, 企业的用工模式由全职用工转变为了灵活用工。这是灵活用工产生的背景, 也是为什么在西方国家目前灵活用工的比例普遍达到30%,甚至超过40%的比例。

灵活用工在国内处于发展阶段,王铠认为,灵活用工在不同行业都有其特定的应用场景, 根据众薪丰富的服务案例来看,在实际应用过程中,没有一种标准化的方案可以在各个行业通吃, 所以方案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根据需求来定制的方案才能更好发挥灵活用工的价值,帮助企业重塑更优的人力结构。

以餐饮行业为例:众薪根据餐饮行业的特点,提供全职用工与灵活用工两套并行的方案, 企业可根据用工需求以及岗位职能进行选择,同时众薪为企业提供宿舍管理、职前培训等配套服务,满足餐饮行业企业的多元化需求。

以即时配送物流行业为例:众薪根据即时配送物流行业特点,提供租车服务,为合作客户免押金提供符合国家标准和外卖平台标准的锂电车租赁服务。

埃德·劳勒在《促进变革》中提到:变革将成为当今世界的常态而非偶然。新经济形势下,如何适应常态的变革,对企业而言是一堂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