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用工 官方热线:4000-188-836
说好的“金三银四”呢,却没有找到一份工作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 工作还未落地。各种招聘软件在手,怎敌他,岗位缺稀。 雁过也,正伤心,金三银四即将过去。】这或许是很多目前在招聘市场上游荡的求职者心境。

前两天,公司来了不少面试的,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公司从某招聘app上发布了一个平面设计的岗位,接收到的简历超过了1000份, 这是什么概念,最火爆的公务员岗位和名校研究生的录取比例,也不过如此了。

什么时候,招人这么容易了?

作为一家知名度不是很高,处于发展期的企业(老板,这是谦虚的说法,没别的意思), 在找工作的黄金期,也就是所谓的“金三银四”,能够短时间收到如此多的简历,着实令人诧异。

粗略地看了其中的几十份简历,不乏有知名企业工作经验的应聘者, 来面试的求职者在谈到期望薪资时,都显得保守,甚至表示即便比上份工作的薪资低一些也可以。

这要换到2、3年前,很难想象,大家换工作,都是寻求涨工资。降薪去应聘,呵呵,别开玩笑了。

而这一波找工作,很多求职者的直接诉求是:即便降薪,也要先把工作抓到手里。

有面试者也提到,3月份就开始找工作,一直没有找到。 原本3月份应该消化的这些求职者,很多推迟到4月份,面试多了, 也都有这样的感触:好职位竞争太激烈了。

除非简历特别出彩,有过硬的专业技能,或者有内部推荐,履历普通的,多是走个过场。

一些大公司的职位也会在招聘app上看到,但是有人发现这个职位挂了2个月,很明显是招聘app为了增加人气而放的僵尸岗位。

金三银四或许已经变成了铜三铁四

灵活用工

很多HR都在年初说过这句话:2019年,千万不要轻易辞职。一语成谶。

按照大概每10年一次经济萎靡的规律,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次贷危机,2018年与2019年恰逢其会。

2018年经济的不景气,大多数专业学者对于2019年经济形势的都持悲观态度, 政府也在不断释放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信号,似乎2019年前景继续暗淡已成定局。

经济萎靡势必导致就业不景气。

2019年春招期间CIER指数仍呈现一线、新一线、二线、三线及四线城市依次递增的趋势。 其中,仅三、四线城市的CIER指数大于1,表明在这些城市中,企业招聘需求人数要大于求职申请人数; 一线、新一线、二线城市的CIER指数小于1,说明企业招聘需求人数要小于求职申请人数。

CIER(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市场招聘需求人数/市场求职申请人数。 CIER指数以1为分水岭,指数大于1时,表明就业市场中劳动力需求多于市场劳动力供给, 就业市场竞争趋于缓和,就业市场景气程度高,就业信心较高。指数越大则就业市场的景气程度越高。 当CIER指数小于1时,说明就业市场竞争趋于激烈,就业市场景气程度低,就业信心偏低。

而大多数求职者仍然希望在更大的城市就业,因为大城市的职位相对较多,发展空间更大,薪资更优厚,因此大城市的竞争也往往会更激烈。

招聘市场的趋势,在去年就已经显露

2018第三季度,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1%,职位的收缩幅度远

高于全国平均水平。IT/互联网行业成了招聘市场的重灾区。

灵活用工

2018第四季度,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20%,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需求的负增长。

灵活用工

在经济萎靡,企业发展遇到困难时期,不赚钱的部门,是最危险的。

每家大公司可能都会研发一些新的产品,这些不知名甚至还没对外的项目,如果不能快速变现,在企业发展困难时期,就会整体被砍掉。

变现已经成了企业考核的重要指标,变现能力也成为吸引投资的关键因素, 很多投资机构的目光更多聚焦在变现能力和速度上,而不是之前的数据增长。

在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尤其是一些技术岗位,基本薪资都是20K起, 算上五险一金,企业每月大概支出30K,一年下来,就要支出36万。一个人如此, 如果是几十人的一个项目呢,对企业来说,一年就能少支出千万元。

裁员是断臂求生,为了生存做出了暂时的牺牲,为过冬储备好现金流。

京东淘汰“三类人”,不拼搏的人、不能干的人、性价比低的人, 无非是裁员的理由。易到用车的的裁员理由听着很委婉,“接下来将通过调整部门职能, 推出新的盈利策略”,但是裁员的比例却多的吓人。

裁员的话题已经在网络上掀起一轮轮高潮,无论舆论如何,企业的裁员计划还是雷打不动,裁员消息还是一波接一波。

4月15日凌晨,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向全体京东配送员发内部信:为了让京东物流生存下去, 要求全员必须努力提高揽件数量,增加公司收入。

业务调整基于“向钱看”,帮公司赚钱才能更好在公司里存活下去。

有一类人,始终都游走在被裁员的边缘,这类人就是试用期员工几乎全部被裁,包括应届和社招。入职时间越短,被裁的概率越大。

灵活用工

今年,我国城镇就业的新增劳动力仍然保持在1500万人以上, 高校毕业生规模再创历史新高,就业的压力可想而知。上个月的两会上, 58集团CEO姚劲波根据公司的数据透露,2019年春节后,离职率为近十年来最低。但58同城上一天有700万投寄简历,创历史最高。

这些年来,我们习惯于每一份新工作的收入高于上一份工作, 尤其是互联网行业;习惯于每年加薪,很多时候跳槽成了加薪的一种手段;习惯于手握多个offer来决定选择哪个企业, 而不是焦急等着通知。

这与互联网的上下半场有关。

在上半场,每当一个新概念出现,相关的企业如雨后春笋, 想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快速占领市场,成为该领域的领头羊甚至实现垄断, 就需要抢夺人才。应聘者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

现在,大部分互联网从业者认为互联网迎来了下半场, 与上半场的疯狂相比,下半场更加理性,关键词由增长转变为运营, 控制成本、增加营收成为主题,寻求更加合理的用工模式。

面对严峻就业形势,政府工作报告中,灵活就业已成为推动就业的重要发力点,灵活就业、新就业形态将获更大支持。

08、09年经济萎靡后,移动互联带来了经济的腾飞, 网红经济、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知识付费,多点开花。18、19年经济下行, 下一个风口在哪?经济下行所带来的阵痛还会持续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