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用工 官方热线:4000-188-836
养老金结余在2035年耗尽,最主要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4月10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预测,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到2027年有望达到峰值6.99万亿元,然后开始下降, 到2035年有耗尽累计结余的可能性。

灵活用工

2018年全国企业共缴纳养老保险资金3.6万亿, 支出3.2万亿,当期结余4000亿元,累积结余约4.8万亿元。 也就是目前养老金共有4.8万亿元的存款。(关于养老金相关的更多数据呈现与分析, 可以点击查看此前发布的文章:看完这些数据,开始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养老担忧了)

2035年耗尽养老金结余,这还是在“大口径”(包括财政补助)情况下测算得到的。 如果不考虑财政补助,即在“小口径”情况下,当期结余在2019年就已经是负值,而且下降得更快,到2050年为-16.73万亿元。

灵活用工

养老金结余耗尽,归根结底在于中国的人口年龄结构

灵活用工

从人口年龄分布可以看出,20岁到49岁,也就是70后80后90后,是目前社会上工作的绝对主力,大概有6亿人左右。 新生人口在逐渐减少,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7.3%,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根据人口分布可以看出,人口老龄化会越来越严重。

因为70后80后90后这些主力仍在工作,社保缴纳是没问题的。 但是,如果70后80后90后退休,也就是2035年左右,那时社会的工作主力则是00后, 养老金发放人数是远远大于养老金缴纳人数的,养老金结余耗尽也是必然的。

我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达2.5亿,每年增加800多万老龄人口。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金发放压力持续恶化。

养老问题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社会稳定,国家肯定不会放任其恶化置之不理。

最简单有效的办法是提高退休年龄,但这个做法引发的争议很大。

从国际惯例来看,一般退休年龄和国家人口平均寿命相关, 幅度基本控制在15岁左右。也就是退休年龄如果是60,那么国家人口平均寿命是75左右。 目前我国人口平均年龄是76岁。日本退休年龄虽然是70岁,但是日本平均寿命是84岁。

如果调节幅度过大,以65岁退休为例,以25岁开始缴纳养老保险计算,相当于缴了40年养老保险,只领了10年。会严重影响养老保险缴纳的积极性。

灵活用工

我国年龄结构决定了养老问题的艰巨性、长期性。

彻底解决的可能性不大,但做到有效缓解还是可以的。除了财政补贴,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控制养老保险的缴纳。简单来说,就是在70后80后90后还是社会上工作主力时,增加养老金的结余。

2018年《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76%企业没按员工的真实工资缴纳社保, 23%的公司按最低标准缴社保。

数据显示,养老保险缴纳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调整。企业如实缴纳所带来的的增量非常可观。

“金税三期”系统推出,将社保交由税务部门征收,企业不交、少交的行为在“金税三期”系统中变的透明。

从2019年1月1日起,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征收职能, 先行移交至税务部门管理。企业养老保险征收职能目前将暂缓移交,留待有关配套政策和制度完善后,再行移交。

灵活用工

这一政策的意图很明显,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国家绝对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国家为企业留下了调整时间,至于这个时间是多长, 难以预估。但是,大方向是不会出问题的,企业养老保险征收移交至税务部门管理,受“金税三期”系统监管是迟早的事。

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人社部部、财政部、税务总局、国家医保局四部门有关负责人就《方案》相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立下军令状。

《方案》其中的内容就包括:稳步推进社保费征收体制改革。 企业职工各险种原则上暂按现行征收体制继续征收,“成熟一省、移交一省”。 在征收体制改革过程中不得自行对企业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不得采取任何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

也就不难理解,今年年初至现在,出现了大批企业裁员这一现象。 经济不景气固然有影响,但是更多的企业注重用工的成本与合规性,毕竟企业违法的成本还是很高的。

在2018年《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所有受访企业中,有53%的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超过30%; 其中,有16.27%的受访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高达50%以上。用工成本不言而喻。

正所谓牵一发动全身,未来养老金耗尽所带来的蝴蝶效应, 不仅影响了国家方针政策的制定,同时也对企业的用工带来了直接的影响。 国家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会给企业一定的调整时期。对于企业而言,除了规范用工的合法性 ,更重要的是要匹配合适的用工模型,控制用工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