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用工 官方热线:4000-188-836
或许你还不知道,你的公司正在想方设法裁掉你!

你的公司正在想方设法裁掉你,这句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近期,媒体曝出易到用车正在大规模裁员,3周裁掉400人,而且裁员还未停止。内部人员透露,近千人的公司,最后很可能只留下百人左右,

灵活用工

3月26日,易到发布内部信,提到易到正在进行自救,接下来将通过调整部门职能,推出新的盈利策略。 而这自救的大刀第一时间砍向了收到内部信的大部分员工。

企业出现经营问题,受伤的总是员工,大小公司,不外如是。

今年,裁员这个敏感词已经听得麻木了。

在西班牙世界零售大会上,刘强东曾表示:未来十年,京东员工将从现在的16万减少到8万。 而京东现在的员工是16万左右,也就是说,未来十年,京东会陆续裁掉8万人。

灵活用工

AI技术的发展,机器人运作代替人工运作已成趋势。但归根结底,精简员工是为了减少企业开支。

2018年对于京东来说是“落寞”的一年,投资者们似乎开始对京东失去耐心, 开始了一波集中离场。在年中最高点时,有581家机构持有京东股票,而到了第三季度末,这个数字变成了155家。

投资人追求的是利润,而人员成本作为一座岿然不动的大山结结实实压在京东身上,裁员也就不可避免了。

灵活用工

如果通过劳务外包或少缴,可节省50亿,几乎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的市值。

同时,这里又引出另外一个问题,通过“劳务外包”真的能省这么多钱吗?答案是肯定的。

我们先了解一个概念:灵活用工。作为“劳务外包”的最新用工形式, 灵活用工听起来是个时髦词,但事实上存在已久。根据招聘公司Michael Page《2018年中国灵活用工市场速览报告》显示, 美国的灵活用工占比已达到40%,这个数字在英国、德国分别是35%和40%,在日本这个比例更高。 而在中国,这一比例目前不到15%。

在国外,灵活用工已经相当普遍了,而在国内却处于发展阶段。

灵活用工相对应的是固定员工,企业使用灵活用工可以很好的弥补工作量的波峰波谷, 且企业无需为灵活用工缴纳社保公积金,固定员工会减少, 企业可以有效避免劳动者不确定性导致的各种风险,大大降低成本。

灵活用工

对于企业而言,原材料、场地、员工,几乎是三个最主要的成本支出,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员工成本所占比例更大。

以员工税前10000元为例,企业每月的实际成本为14000左右,员工到手8000左右。

一旦出现一种新的用工模型,满足企业用工需求,又能节省成本,企业一定会考虑,毕竟企业的生存根本是盈利。

对于用工,合法与价值是企业的衡量标准。 如果不合法,一旦面临纠纷就会很麻烦,《劳动法》对企业的规定还是很严格的。 价值就不用说了,价值是企业用工最核心目的。

这两个衡量标准,灵活用工 都能解决。

首先是合法,灵活用工模式下,企业与个人由雇佣关系转变为商业合作关系。 由《劳动法》转变为《合同法》。举个简单的例子,甲公司需要设计一个logo, 这个需求作为一个项目,乙设计师承接了这个项目,甲公司与乙设计师是一种服务合作关系, 设计一旦完成,甲乙双方便无关系,甲公司不承担乙设计师的社保公积金等额外支出,且不违法任何法律。

其次是价值,价值最直接的体现就是满足企业需求。 甲公司想要一个logo,乙设计师根据甲公司的要求设计, 完成并交付成果,满足了甲公司的需求,乙设计师对甲公司是有价值的。

实际上,很多岗位,并不是公司常年需求, 公司考虑的是,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岗位的员工,那么一旦有需要,会影响项目进度。

问题来了,一旦社会上很容易去雇佣到这样一个人员, 可根据项目进度随时提供劳务,且专业技能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这个岗位的固定性也就随之下降了。

灵活用工

共享经济的发展催生了一大批自由职业者,有10万+内容写手, 有百万粉丝运营经验微博博主,有爆款短视频策划, 他们需要依赖个人在于独特领域的核心能力,用一句简单的俗语来说,就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这其中不乏我们所熟知的设计、文案、运营、后期等企业日常运行所设立的岗位。这些自由职业者所掌握的实战经验甚至秒杀很多企业的员工。

自由职业者队伍的扩张也推动了企业对灵活用工的选择,一面是固定人员成本压力,一面是高素质的人才可供选择,作何选择一目了然。

将企业一个岗位的工作量化,实际需求为半年,如果是固定员工, 税前10000,企业一年的支出大概是14000x12=168000。如果企业按照灵活用工方式, 以节省成本为目的,企业可以雇佣同等水平的员工,一年支出84000;以提升工作质量为目的, 企业可以开出每月28000的报酬,去雇佣高水平的人员。报酬的差距所带来工作质量的差距,高下立判。

就目前而言,灵活用工更广泛应用在劳动密集型行业, 比如餐饮、物流快递。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很多都来自乡镇或农村, 他们的核心需求是到手的钱,对于社保公积金的需求不是那么强烈。趁着年轻多赚点钱,几年之后很可能要回到老家去生活。

在发达国家,灵活用工遍布在各个行业,甚至包括专业的IT领域。

在电视剧《都挺好》里,苏明哲被企业裁员, 同样被裁的同事在餐厅打工,用苏明哲老婆吴非的话说,“在餐厅打工也不比之前少挣”, 找工作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关键是能否放下身段去做所谓的“低端工作”而已。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有无数机会与各种可能,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每个人无可避免承受着巨大压力。

机器人在代替各种劳力:富士康引进机器人,员工从最多1500人降到300人; 技术在取代各种服务:地铁推出的自助购票+充值系统,一大批地铁员工失去工作; 而灵活用工又提出了新的挑战。

2019年拉开了企业裁员的大幕,是一部短视频,还是一部电视剧,我们很难预料持续的时间。

企业裁员的时候,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 一些核心重要岗位,且为公司创造重大价值, 这部分员工,企业是不会动的,而相反,一些职位没有那么重要,可有可无,就会释放危险的信号。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就要取决于个人了,毕竟互联网时代,最不会被埋没的就是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