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热线:4000-188-836

关系到所有企业与员工的“社保入税”,到底会带来哪些影响?

今年的社保申报规定时间已经过半,而此次的申报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申报完成后,社保部门将相关数据传递税务部门,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社保入税,与其相关联的就是金税三期系统。

2018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国务院将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将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企业的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作为一项常识,我们都知道此前社保一直是由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门来征收的。 那么,为什么国家要将社保要交由税务部门征收? 先看一组数据:

73%企业没按员工的真实工资缴纳社保, 23%的公司按最低标准缴社保。

注:数据来自2018年《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

这个数据看起来很夸张,令人难以置信,73%是什么概念,近3/4的企业都没有按员工真是工资缴纳社保,中国有近2000万家注册企业,除了国企和上市公司以及知名大企业,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几乎都在此列。

但是经过仔细推敲,这个数据还是能站住脚的。

我们综合几组数据来算一笔账。

国家统计局于5月14日发布了2018年平均工资数据,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82461元,城镇私营单位为49575元。关于私营单位和非私营单位的界定比较复杂,在这里就不赘述了,实际上非私营单位是主流,大部分大中型企业都是非私营单位。我们直接做个平均,假设2018年的平均工资是6.5万元。

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于6月11日颁布了《2018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其中有2项我们计算需要的数据:2018年社会保险的参保人数为9.4亿人;2018年社保基金收入5.7万亿。

综合这2项数据,我们计算得出:5.7万亿/9.4亿=6063,约等于6000元,平均每人每年实际缴纳社保为6000元。 按照去年社保计算标准,即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企业社保缴纳20%左右,个人10%左右,总计工资的30%。根据去年的平均工资6.5万元来算,65000x30%=19500,平均每人每年应缴纳社保为19500元

实际应缴纳的社保为19500元,而实际缴纳的社保为6000元,二者相差超过3倍。

我们反向计算,社保基金全年收入5.7万亿元,按照实际工资每人每年缴纳的社保为1.95万元,5.7万亿/1.95万=2.92,那么参保人数为2.92亿。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真实工资缴纳社保,依据社保基金的的全年收入,应该只有2.92亿人次缴纳,而实际上有9.4亿人次缴纳了社保。

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这个矛盾:没有按真是工资缴纳社保,而且数据相差较大,说明没按真是工资缴纳社保的比例很高。

所以73%企业没按员工的真实工资缴纳社保,这看似夸张的数据却是符合实际。

按照去年社保计算标准,即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企业社保缴纳20%左右,个人10%左右,总计工资的30%。根据去年的平均工资6.5万元来算,65000x30%=19500,平均每人每年应缴纳社保为19500元

实际应缴纳的社保为19500元,而实际缴纳的社保为6000元,二者相差超过3倍。

我们反向计算,社保基金全年收入5.7万亿元,按照实际工资每人每年缴纳的社保为1.95万元,5.7万亿/1.95万=2.92,那么参保人数为2.92亿。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真实工资缴纳社保,依据社保基金的的全年收入,应该只有2.92亿人次缴纳,而实际上有9.4亿人次缴纳了社保。

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这个矛盾:没有按真是工资缴纳社保,而且数据相差较大,说明没按真是工资缴纳社保的比例很高。

所以73%企业没按员工的真实工资缴纳社保,这看似夸张的数据却是符合实际。

如图上所示,税务局征收模式是明显优于社保局征收模式的,尤其是在审查模式、数据来源、银行数据等方面

社保入税,企业不交、少交的行为在“金税三期”系统中变的透明。以下几种行为已经行不通:

部分缴纳,未全员缴社保,只给管理人员缴,一线员工不缴;

基数缴纳,未按员工实际工资缴纳,按最低社保基数缴费;

转正缴纳,员工试用期不缴社保,转正之后才缴社保;

放弃缴纳,让员工签署自愿放弃缴纳社保的声明。

2018年3月国家开始提出企业的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直至2019年,国家也未将具体日期公布实际上这段时间是国家为企业提供的调整时间。

从2019年1月1日起,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征收职能,先行移交至税务部门管理,而企业养老保险征收职能目前将暂缓移交,留待有关配套政策和制度完善后,再行移交。相当于提前释放出了信号,预示着企业社保入税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今年关于申报2019年社会保险缴费工资的通知,已经说明了申报完成后人社部门将相关数据传递给税务部门社保入税进入正轨。

对于企业而言,调整期已过,73%企业没按员工的真实工资缴纳社保, 23%的公司按最低标准缴社保的现象必须做出改变。

这意味着企业不能只追求降低用工成本,还要兼顾用工的合法合规。且用工的合法合规重要性甚至要超过企业成本控制,因为违法的成本十分高昂。

2018年10月16日,人社部发布了《社会保险领域严重失信“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列举了六种应将其列入社保“黑名单”的情形。

(一)用人单位未按相关规定参加社会保险且拒不整改的;

(二)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参加、申报社会保险和骗取社会保险待遇或社会保险基金支出的;

(三)非法获取、出售或变相交易社会保险个人权益数据的;

(四)社会保险服务机构违反服务协议或相关规定且拒不整改的;

(五)负有偿还义务的用人单位及其法人代表或第三人,拒不偿还社会保险基金已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社保“黑名单”信息将被纳入当地和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由相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依据《备忘录》规定在政府采购、交通出行、招投标、生产许可、资质审核、融资贷款、市场准入、税收优惠、评优评先等方面予以限制。

在社保入税这个大背景下,企业的违规难度和违规成本直线升高。如果大部分企业按照规定如实为员工缴纳社保,实际上就是增加开支,有2条最直接的出路摆在眼前:

1,增加企业的盈利,通过盈利的增加来抵消成本的开支;

2,转变用工模式,通过模式的转变,来控制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