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热线:4000-188-836

看我国人口趋势,我们这一代还会经历哪些变革?

我们这一代,经历过房价疯涨、社会公平、食品安全等社会问题,也经历了共享经济、知识付费、移动互联等经济形式,变革还未结束,未来十年,甚至更远,或许我们经历的变革会更多。

中泰证券的一个调研报告《“婴儿潮”不再,“光棍潮”来袭》,对未来我国的人口趋势进行了预测:

趋势一:最快10年后,我国总人口将现负增长。我国人口数量在全球的占比也将逐步下降,印度人口数量有望在5年后的2024年超过中国。

趋势二:中青年加速减少,高峰时每年超千万。未来5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将每年减少300万以上,在2028年-2039年间,年均减少数量将超千万。

趋势三:二胎影响已过去,新生婴儿很快破1300万。预计今年我国新出生人口数量将降至1400万左右,五年内大概率跌破1300万。

趋势四:2年后进入深度老龄化,2050年或接近日本。我国或在2037年达到日本现在的水平,到2050年或将与日本当时的老龄化水平相接近。

趋势五:结婚率继续下滑,“光棍儿”数量增多。2015年我国15岁以上的未婚男性比未婚女性多4000万人,出生性别比例失调最严重的一代还没有大批量进入婚姻市场,未来结婚率会进一步下降。

从图中可以看出,呈橄榄球分布的年龄结构,老年人口会逐渐增加,新生儿逐渐减少。

最快10年后,人口将现负增长,也就是说死亡人口大于出生人口。中国人口平均寿命是76岁,10年后,65-69这部分人群的年龄是75-79,基本达到中国平均寿命。15—64岁,这部分人群的数量处于橄榄球分布的中间位置,所以预计人口负增长这个趋势会至少持续50年。

按照国际通行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时,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达到14%,为深度老龄化;超过21%,则进入超老龄化社会。调研报告预测,我国老年人口占比均在2021年超过14%,即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2031年超过21%,进入超老龄化社会。

我国比较普遍的421家庭结构,6个钱包买房的后续便是1个劳动力承担着6份责任

2016年放开二胎,对新生儿带动期基本结束,新生儿数量仍在持续下降,预计五年内大概率跌破1300万。一方面是养孩子成本高,家庭对要孩子格外慎重;一方面是结婚普遍晚,女性生育率普遍不到50%。 新生儿数量逐年减少,产生的直接后果就是劳动力持续减少,未来5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将每年减少300万以上。 02劳动力减少,退休人员增多,一增一减所带来的矛盾会逐步激化。

前不久爆出黑龙江鹤岗的房子不到2万一套,在北上广深动辄5万一平米的房价面前,简直就是白菜价。

当地经济不景气,年轻人外出,城市缺少了发展的活力,恶性循环。东北地区的养老金亏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年轻劳动力流出,缴纳的少了,而领取的人还在增加,缺口只会越来越大。 在劳动力减少的背景下,吸引人才和青壮年劳动力,已经成了很多城市的发展战略。

  去年,南京、武汉、成都、天津、西安等城市先后出台力度非常之大的措施吸引人才,送户口、送房补、免费租借办公区……   典型的先下手为强。

 

有这样一个段子。去西安走亲戚,警察问:“是西安人吗?什么学历?”答:“不是,是来走亲戚的,本科学历”警察:“带回派出所,按投亲靠友条件落户。”

落户、工作、成家、生子、教育,一系列可预期的行为无疑都是城市发展所需要的。

经济发达地区吸引人才与青壮年劳动力,同样人才与青壮年劳动力也会主动去经济发达地区寻找机会,形成良性循环。

城市之间吸引的人才,基本定位在本科学历以上。如果你在北上广深工作,可能会有这样的感觉:身边本科生一抓一大把。而实际上中国的人口总共是13亿人,大学生占据总人口的比例是8.86%,本科生只占4.43%,换句话说,只要你是本科生,你就碾压了95%的中国人,绝对是稀缺资源啊!

4.43%是一个整体的比例,如果将人口设定为21--35岁,总人口是 32093万人,大学生大概有8370万人。可以算出有26.08%的人上了大学(本科+专科)。 无论何时,人才总是抢手资源,尤其是年轻的人才。 03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直接造成用工荒问题。

目前,部分行业用工荒问题愈演愈烈,如建筑、环卫、工厂、家政等行业。

据《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建筑工人平均年龄为44.8岁,50岁以上所占比重为21.3%,自2014年以来比重提高呈加快态势。 很多从事这类行业的工人不就是为了让下一代不这么辛苦吗,生长在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又有多少人具备从事这一行业的经历呢。

年轻人不愿从事又苦又累、没有身份地位的工作,是现状,也是趋势。但在机器人还无法替代人力的行业里,劳动力是必不可少的。

很多用工荒行业都有一个特点:薪资普遍较低。如果按照互联网行业的薪资标准,动辄过万,那么用工荒也不会出现,高薪起码能够提升地位。

  行业的薪资标准是由市场决定的,用工是算在成本里的,成本过高,会直接影响产品或服务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一旦失去竞争力,那就不是面临用工荒的问题,而是破产的问题。 人口红利期已过,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用工荒会逐渐蔓延到各个行业。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7年全国有近2000万家企业,企业生存与发展,用工是必不可少的。如何建立合适的用工模型,实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是对企业的一个考验。

至于个人的生活,也不用太悲观,互联网时代,有需求,就必然会有企业针对需求提供产品和服务。等我们退休,广场上可能再没有广场舞,大家都宅家里,励志成为各种网游的头号玩家。